钢铁大绞杀:库尔斯克战役

苏军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指挥官巴维尔.洛特米斯特洛夫中将(中)正在山顶指挥部同下属军官研究作战方案。他在库尔斯克大会战中,从南方侧翼粉碎了德军的进攻。

1943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德战争中,苏军为打破德军大规模进攻并粉碎德军战略集团而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地域实施的一次防御战役(7月5—23日)和数次进攻战役(7月12日—8月23日)。

1943年2月初,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苏军乘胜进攻,于2月15日收复了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参见哈尔科夫苏军进攻战役),德军在苏联南部的处境日趋恶化。德国军事威力、士气民心和在仆从国的威信一落千丈。希特勒撤消了受到严重打击的B集团军群番号,重新组建了南方集团军群,并任命曼施坦因元帅为司令。2月19日,曼施坦因指挥南方集团军群向顿聂兹河和第聂伯河之间的苏军发起反击,于3月17日重新夺回哈尔科夫,18日又占领了别尔哥罗德,苏军被迫后撤至库尔斯克南面的奥博扬地域(参见哈尔科夫德军进攻战役)。自此,形成了一个以库尔斯克为中心的突出部。在突出部的北面,德中央集团军群控制了奥廖尔附近的突出部。在南面,德南方集团军群控制了别尔哥罗德地域。在突出部内的是苏军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苏德双方在库尔斯克地域附近都暂时转入防御。

为了改善帝国内政困境并防止法西斯集团分崩离析,德军统帅部决定在苏德战场发动大规模夏季进攻,夺取战略主动权,扭转不利的战争进程。德军考虑到其军队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地域的有利态势,决定从南、北两面向该突出部根部实施向心突击,围歼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尔后向西南方面军后方突击。此后预定向东北方向发展进攻。同时,还打算向列宁格勒进攻。为在库尔斯克附近准备代号为“堡垒”的战役,颁布了希特勒4月15日签发的第6号命令。德军在苏德战场全部坦克师的近70%、作战飞机的65%以上参加了这一战役。各突击集团共编有50个最有战斗力的师(内16个坦克师,摩托化师)和许多独立部队,分属“中央”集团军群(司令为克卢格元帅)第9(司令为莫德尔上将,335000人)、第2集团军(96000人)以及“南方”集团军群(司令为曼施坦因元帅)坦克第4集团军(司令为霍斯,223907人,由北向南由第52步兵军、第48装甲军和党卫军第2装甲军组成,第48装甲军配有第33,第11两个坦克师,“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第10装甲旅和第167步兵师。党卫军第2装甲军由党卫军第1“阿道夫·希特勒”、第2“帝国”和第3“骷髅”3个装甲掷弹兵师构成)和“肯普夫”战役集群(126000人,有10个师,其中有3个坦克师,分别是第3、第7和第19坦克师,另外拥有45辆“虎式”坦克的第503坦克营也配属在该兵团中。)。此外,约有20个师在各突击集团翼侧行动。第4、第6航空队的航空兵负责支援陆军。德军这一集团总兵力达90余万人,火炮和迫击炮约1万门,坦克和强击火炮2700辆,飞行2050架。在德军企图中占重要地位的是大量集中使用新式技术兵器——“虎”式、“豹”式坦克和“斐迪南”式强击火炮,以及新式飞机(“福克沃尔夫190A”式战斗机和“汉克尔129”式攻击机)。

苏军最高统帅部在1942—1943年之交的冬季进攻之后命令军队转入防御,巩固既占地区,准备发动进攻。主要突击预定指向西南方向。但发觉德军在库尔斯克附近准备进攻以后,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遂决定在库尔斯克突出部暂时转入按计划组织的防御,在此准备坚守,在防御交战中消耗德军突击集团,为苏入反攻,进而转入战略总攻创造有利条件。中央方面军奉命抗击德军从奥廖尔方面的进攻,沃罗涅日方面军抗击德军由别尔哥罗德地域的进攻。预定在完成防御任务后,苏军在奥廖尔方向和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方向转入反攻。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为瓦图京大将)和草原方面军(司令为科涅夫上将),与西南方面军(司令为马利诺夫斯基大将)协同,粉碎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集团(“鲁缅采夫统帅”战役)。中央方面军(司令为罗科索夫斯基大将)右翼、布良斯克方面军(司令为波波夫上将)以及西方面军(司令为索科洛夫斯基上将)左翼在奥廖尔方向实施进攻战役(“库图佐夫”战役)。大本营代表,苏联元帅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负责协调各方面军行动。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前,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共有133.6万人、火炮和迫击炮1.9万余门、坦克和自行火炮3444辆、飞机2172架。担任大本营战略预备队的草原军区(7月9日起改称草原方面军),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后方展开。辖5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近卫第4(70000人,司令为库利克中将)、第5集团军(80000人,司令为扎多夫中将),第27(70000人,司令为特罗菲缅科中将)、第47(65000人,司令为科兹洛夫少将)、第53集团军(65000人,司令为);1个坦克集团军—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人37000,司令为罗特米斯特罗夫坦克兵中将),有第18、29坦克军、近卫机械化第5军;3个骑兵军—近卫第3、第5、第7骑兵军;空军第5集团军(司令为戈留诺夫空军中将);1个步兵军;6个独立坦克军和机械化军(方面军总计573195人)。军区应防止德军从奥廖尔方面或由别尔哥罗德地域实施深远突破,而当苏入反攻时,应由纵深增强突击力量。

战斗队形和防御阵地均作纵深梯次配置的指导思想,是库尔斯克附近组织防御的依据,这些防御阵地有完善的堑壕体系及其他工事体系。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构筑了5—6道防御地带(地区),其中包括2道战术地幅内的防御地带、1道集团军防御地带、3道方面军防御地区。与此同时,还建立了1道草原军区防御地区,沿顿河左岸则构筑了1道国家防御地区。工程构筑总纵深达250—300公里。工事最完善的是防御的战术地幅,其纵深在战时第一次达到15—20公里。战术地幅的主要防御地带由2—3道防御阵地组成,每道防御阵地有2—3道堑壕,并以交通壕相连接。防御阵地纵深达1.5—2公里。主要防御地带和第二防御地带的工事最为坚固。库尔斯克附近的防御,首先是作为对坦克的防御来准备的。防御的基础是防坦克支撑点。对坦克防御的纵深达30—35公里。建立稳固防御的决定性条件是:兵力兵器大量集中于德军可能突击方向;各方面军战役布势纵深达50—70公里。组织了强大的对空防御,由各方面军的歼击航空兵和高射炮兵,以及国土防空军大量兵力执行防空任务。库尔斯克、奥廖尔、沃罗涅日和哈尔科夫等州的党和苏维埃组织以及居民,对构筑防御地区给予了积极支援。首长、司令部和政治机关为动员全体人员完成当前任务在军队中开展了大量工作。党政工作和教育工作的目的,是使军队准备进行坚守防御,保证高昂的进攻锐气和粉碎库尔斯克德军的坚定决心。在精神—心理教育中,着重培养打退使用新型坦克的德军坦克兵力突击的决心。各集团军举行了反坦克歼击手大会。步兵分队进行了坦克“辗压”训练。 7月4日晚,苏军近卫第6集团军的侦查部队捕获了一个德军第168步兵师的士兵,他供认德军的进攻将从第二天即7月5日开始,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下令守军开始进行炮火反准备,以打乱德军的进攻。7月5日凌晨2点,在突出部北方的苏第13集团军捕获了德国第6步兵师的一个中士,他也称德军将在5日凌晨3点发动进攻,朱可夫立刻下令中央方面军开始炮火反准备。沃罗涅日于5日1时10分,中央方面军于5日2时20分,苏军对德军各突击集团集中地域实施了炮火反准备,德军遭受损失,7月5日晨才开始进攻,迫使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推迟了2个半小时,“南方集团军”推迟3个小时发起攻击。德军第一日就把准备用于“堡垒”战役的基本兵力投入了交战,其目的是以坦克师的“撞击”突击来突破苏军防御并逼近库尔斯克。在地面和空中展开了激烈交战。苏军在航空兵支援下击退了德军多次猛烈冲击,航空兵每昼夜出动飞机2000—3000架次。在中央方面军(第70-司令为加拉宁中将、第13-司令为普霍夫中将、第48-司令为罗曼年科中将、第60-司令为切尔尼亚霍夫斯基中将、第65集团军-司令为巴托夫中将,坦克第2集团军-司令为罗金坦克兵中将,人员分别为96000、114000、84000、96000、100000、37000人,总计711575人)地带内,第13集团军抗击向奥利霍瓦特卡方向进攻德军的主要突击。第一日,德军把大约500辆坦克和强击火炮投入战斗。第二日,德军继续在奥利霍瓦特卡方向增强突击力量。根据中央方面军司令的决心,此日以第13集团军、坦克第2集团军和坦克第19军各一部兵力对德军进攻集团实施了反突击。空军第16集团军(司令为鲁坚科空军中将)航空兵对地面军队给予了大力支援。德军进攻受阻。苏军统帅部赢得了在受威胁方向集中补充兵力的时间。德军在奥利霍瓦特卡附近没有进展,即向波内里方向突击。但其企图在此亦遭失败。到7月10日,德军在中央方面军地带内的进攻就被完全阻止住了。在7天的战斗中,德军在此仅楔入苏军防御10—12公里。方面军未使用大本营预备队,仅以自己的兵力就顺利完成了防御任务。德军在沃罗涅日方面军(近卫第6-司令为奇斯佳科夫中将、第7集团军-司令为舒米洛夫中将,第40-司令为、第38-司令为莫斯卡连科中将、第69集团军-司令为,坦克第1集团军-司令为克留琴金中将,人员分别为79900、76800、77000、60000、52000、40000人,总计625591人)(在该方面军当面行动的是更强大的集团)地带内对库尔斯克突出部南正面的进攻也告失败,德军在此向奥博扬、科罗恰两方向进攻。近卫第6集团军、第7集团军,第69集团军和坦克第1集团军抗击德军的主要突击。第一日,德军近700辆坦克和强击火炮在大量航空兵支援下进入了交战。但至7月9日日终前已可看到,德军在沃罗涅日方面军地带(德军在此楔入苏军防御较深)的进攻亦已衰竭。由于在奥博扬、科罗恰两方向的失利,德军将主要力量转移到普罗霍罗夫卡方向,打算从东南实施突击,以夺取库尔斯克。苏军统帅部识破了德军计划,决定对德军楔入集团实施反突击。为此,沃罗涅日方面军得到大本营预备队(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近卫第5集团军,另2个坦克军)的加强。7月12日,在普罗霍罗夫卡地域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共有12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参加的坦克遭遇交战。苏军取得了交战胜利。在一天的战斗中,德军在普罗霍罗夫卡地域损失近400辆坦克,1万余名官兵被击毙。7月12日,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南正面也争得了防御交战的转折。德军基本兵力转入防御。7月13—15日,德军仅在普罗霍罗夫卡以南地域对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和第69集团军的部队继续冲击。德军在突出部南正面最远前进了35公里。 在库尔斯克以南的防御交战中,德军遭到疲惫和消耗。7月16日,德军在强大后卫的掩护下开始退回出发阵地。沃罗涅日方面军在自己地带开始追击德军,7月18日夜间,草原方面军也开始了追击。

7月12日,库尔斯克会战新阶段——苏军反攻终于来到。当日,由空军第1集团军(司令为格罗莫夫空军中将)航空兵支援的西方面军左翼近卫第11集团军(司令为巴格拉米扬中将,135000人)(自7月13日起还有第50集团军,司令为博尔金,54062人)和由空军第15集团军航空兵支援的布良斯克方面军(第61-司令为别洛夫中将、第3-司令为戈尔巴托夫中将、第63集团军-司令为科尔帕克奇中将,人员分别为80000、60000、70000人,总计433616人),对防守奥廖尔地域的德军坦克第2集团军和第9集团军突然实施突击(参见奥廖尔战役)。7月15日,中央方面军右翼转入反攻,向德军奥廖尔集团南翼实施突击。德军力求迟滞进攻,急忙从战线其他地段向受威胁方向调来一些师。为了打破德军改变不利的兵力对比的企图,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决定将其预备队投入交战。西方面军加强了坦克第4集团军(司令为巴达诺夫坦克兵中将)、第11集团军(65000人,司令为费久宁斯基中将)和近卫骑兵第2军,布良斯克方面军则加强了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司令为雷巴尔科中将)。布良斯克方面军在发展进攻中,对姆岑斯克地域德军集团进行了深远包围,迫其退却。不久,博尔霍夫获得解放。8月5日,布良斯克方面军在西方面军和中央方面军从两翼配合下,经激烈战斗解放了奥廖尔。同日,草原方面军解放了别尔哥罗德。8月5日晚,为向解放这些城市的军队祝捷,在莫斯科首次鸣放礼炮。12个战功卓著的部队和兵团获得“奥廖尔”、“别尔哥罗德”荣誉称号。至8月18日前,苏军已进逼德军在布良斯克以东构筑的防御地区。经过历时37天的奥廖尔进攻战役,苏军西进约150公里。德军15个师被击溃。苏联游击队在敌后的积极行动促进了战役的顺利实施。仅从7月22日至8月1日期间,奥廖尔州的游击队就破坏了7500余根铁轨。游击队袭击德军铁路交通线,造成了军列的拥挤堵塞。奥廖尔集团被击溃后,德军统帅部利用奥廖尔基地向东突击的计划落空。

8月3日晨,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在猛烈炮火准备和航空火力准备之后,在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方向开始反攻。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由别尔哥罗德西北地域向博戈杜霍夫、瓦尔基、新沃多拉加总方向并肩实施分割突击。各诸兵种合成集团军的步兵刚楔入德军主要防御地带,坦克第1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的先遣旅就进入交战,突破了防御的战术地幅,随后快速军队开始在战役纵深扩张战果。德军在托马罗夫卡、鲍里索夫卡、别尔哥罗德地域亦遭重创。至8月11日日终前,沃罗涅日方面军向西和西南方向扩大了突破口,其右翼向德军支撑点博罗姆利亚、阿赫特尔卡、科捷利瓦开进,坦克第1集团军部队则切断了哈尔科夫—波尔塔瓦铁路,并从西面包围了哈尔科夫。同日,草原方面军逼近哈尔科夫外层防御围郭。德军统帅部将从顿巴斯调来的战役预备队投入交战,企图由博戈杜霍夫以南地域(8月11—17日),继之由阿赫特尔卡地域(8月18—20日)实施反突击,以粉碎苏军,但这些企图均未得逞。8月22日下午,德军被迫开始由哈尔科夫地域后退。在激烈战斗中,草原方面军在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配合下,于8月23日近12时解放了哈尔科夫。由于攻占该市时英勇善战,草原方面军战功卓著的兵团被授予“哈尔科夫”荣誉称号。在库尔斯克会战最后一个战役即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战役过程中,德军15个师被击溃。苏军向南和西南方向前进140公里,将进攻正面扩大到300公里,从而为解放左岸乌克兰并前出第聂伯河创造了有利条件。

库尔斯克会战按其军事政治结果和参战兵力来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会战之一。这一会战是苏联人民战胜德国的最重要阶段。库尔斯克的胜利具有重大军事政治意义。在库尔斯克会战中,共击溃德军30个精锐师,内7个坦克师。德军损失官兵50余万人、坦克1500辆、飞机3700余架、火炮3000门。德军奥廖尔基地和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基地均被清除。但一些西方历史学家贬低库尔斯克会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作用和地位。他们中有些人极力为纳粹德国国防军统帅部恢复名誉,掩饰其失策,把“堡垒”战役失败的过错全部推给希特勒。另一些人认为库尔斯克会战是大战中的一个小插曲,避而不谈这次会战。实际上,苏军在库尔斯克会战中的胜利具有重大政治军事意义。双方参加这一会战的兵力庞大,计有400余万人、火炮和迫击炮6.9万余门、坦克和自行火炮1.3万余辆,作战飞机约1.2万架。德军夏季进攻的失败,埋葬了德军宣传机关编造的苏军战略有所谓“季节性”,苏军只能在冬季进攻的神话。德军的进攻战略遭到了完全破产。库尔斯克会战进一步改变了战场上的兵力对比,终于巩固了苏军统帅部手中的战略主动权,为苏军展开战略总攻创造了有利条件。库尔斯克胜利和苏军进逼第聂伯河,完成了战争进程中的根本转折。德国及其盟国被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各战争区转入了防御,这对大战的尔后进程产生了巨大影响。德军重兵在苏德战场被击溃,为英美军在意大利登陆创造了有利条件。苏军有10万余名苏联军人荣获各种勋章和奖章,180多人荣膺苏联英雄称号。 苏军统帅部顺利地解决了战略,战役法和战术方面的一系列问题。方面军群之间战略协同的组织,最高统帅部赖以改变不利兵力对比的战略预备队的使用,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在决定性方向大量集中兵力兵器,取得了新的经验。新编制坦克集团军第一次用作扩张战果的梯队。在库尔斯克空中交战中,苏军航空兵最终夺取了战略制空权,并一直掌握到战争结束。库尔斯克会战中,苏军战略领导的特点是高度集中,能现实地考虑形势特点和善于选择适当的斗争方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