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2077》距离“满分神作”只差这一部动画

如果最近你身边有朋友突然又沉迷起了《赛博朋克2077》,他很可能并不是因为游戏刚更新了1.6版本,而是因为一部名为《赛博朋克:边缘行者》的衍生动画让他意难平。

这部网飞出品的动画自9月13日上线以来口碑爆棚,IGN、GameSpot等游戏媒体纷纷给到了9/10的高评价,不吝赞美之词的称它是“夜之城最好的版本”、“网飞最好的动画之一”。

网友们的情绪比较热烈一些,除了热烈的讨论动画内容,很多人急不可待的重新下载了《赛博朋克2077》,不过大部分人并不是在看完动画后想重温游戏内容,而是直接去拜访荒坂保安队长亚当·重锤先生,与他展开了激烈的“互动”。

这些情绪激动的玩家一边嘴里高喊着什么:“亚当·重锤!我杀你千遍也不够!”、“还我XXX!(为了不剧透就不写角色名了)”、“食我大铁胆!”,一边用尽各种方法蹂虐、鞭尸亚当·重锤,让这位已经兢兢业业在岗两年的荒坂优秀员工着实莫名其妙。

这都是因为在《边缘行者》中亚当·重锤狠狠地刀了观众们一把,刀的有多狠,如今他被玩家鞭尸的就有多惨烈。

而情绪比较稳定的观众则在游戏里开始了各种的巡礼活动,动画中主角住过的公寓、和女主相遇的天台、去过的学校、等过红灯的路口等等场景都在游戏里都被看完动画后意犹未尽的玩家一一挖掘与回味。游戏和动画在这一刻产生了奇妙的联系,让整个夜之城的魅力更丰满了一些。

《边缘行者》两位女性主角白发高冷御姐露西、暴走萝莉丽贝卡也是火速走红,凭借人设征服了观众。有画力的网友开始大量创作两人的同人作品,喜欢开脑洞的观众开始做梗图以及责怪CDPR为什么不出一部二次元《赛博朋克》。当然更多的网友还是选择投身到了与亚当·重锤先生的亲密接触活动中。

与去年大获成功的《双城之战》不同,《边缘行者》并不是一部带着扩充游戏世界观使命和野心的动画,更多是在《赛博朋克2077》背景框架内进行创作。但负责动画制作的板机社用自己的理解让《边缘行者》和赛博朋克主题碰撞出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在完美展示游戏内核的同时还做到了一些游戏没能做到的事。

《边缘行者》是一部非常“板机社”的动画,画风偏美漫、构图定格各种神来之笔、动作暴力戏份直接又爽快、人物表情极具感染力,和赛博朋克主题相得益彰、完美契合,难怪CDPR在两年前选择了板机社来制作《边缘行者》。但是在当时双方合作公布之后,有些网友担心板机社在向来偏弱的剧情和人物塑造上会不会掉链子,能不能驾驭起赛博朋克主题。

动画播出之后,观众对剧情的表现基本是褒奖为主,但也流传着《边缘行者》“扳机社负责动画、CDPR负责剧情”的说法,认为动画剧情好是拜CDPR所赐。而从事后各种采访和新闻来看,这种说法显然是不正确的。CDPR提供了《边缘行者》最初的剧本和人设,但是经过扳机社讨论后,这些内容要想变成适合扳机社动画的风格,全都需要大幅度修改。于是扳机社董事长大塚雅彦亲自负责修改剧本,镇社之宝今石洋之担任导演,角色设定则交给同样是社内核心的大佬吉成曜,精锐尽出。总之,《边缘行者》基本是一部完全由扳机社自己搞定方方面面的作品。

在阵容上除了扳机社的核心力量,《寂静岭》系列音乐总监山冈晃、前扳机社画师米山舞都、《绝命毒师》的“炸鸡叔”等等外援都在方方面面参与了《边缘行者》的制作,带来效果也是有目共睹,整部动画在作画、音乐、配音上就已经保持了相当水平。

《边缘行者》一个非常大的特色就是动画有相当多的游戏元素,除了几乎完全还原游戏中的场景、各种熟悉的老熟人、口号,各种设定在动画里也是“完美融入”:赛博精神病、超梦、荒坂与军用科技的矛盾等等,在整部动画里被当作基本设定;甚至进行黑客时的界面、开车时的地图导航、路边的自动售货机都完美复刻游戏。虽然说没有玩过游戏也不妨碍看懂动画剧情,但是曾经在夜之城打拼过的玩家在看完动画后会有种“云了一个《赛博朋克2077》dlc”的强烈既视感。

扳机社董事长大塚雅彦在提到动画复刻游戏场景时表示,团队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玩到《赛博朋克2077》的人,因为早在游戏发售之前,CDPR就将还在开发中的游戏交给扳机社做动画内容参考。而他本人一直在游戏里反复逛几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场景,直到这些场景完全印到自己脑海中,最后再还原到动画中。

当然,画风、人设、背景都是表面的皮相,《边缘行者》的好评更多因为它完美展现了《赛博朋克2077》精神内核:夜之城没有活着的传奇。(以下内容涉及一定的剧透)

主角大卫·马丁内斯,一个在来生酒吧被供奉的传奇,最初不过一个生活在夜之城底层的穷小子。动画的前半段会给人一种龙傲天逆风翻盘的错觉,短短几集的剧情,扳机社营造了一个看似美好的爽文开局:穷小子凭借自己的天赋爆锤仇家大杀四方,不光有“坏女人”强势发糖,还有一群强力队友一起横行夜之城。

在扳机社极富张力的画风下,几个主要角色很快被塑造的特点鲜明,暴走枪炮萝莉、碎嘴朋克大叔、到外凶内柔壮汉领队、白发柔情女主,无一不让让人过目难忘。

按照日本动画的惯用套路,下面该是主角团组团打怪升级阶段,但《边缘行者》迎来的却是一个急转直下的典型赛博朋克悲剧。无论是义体带来的无法消除的副作用,还是以荒坂为代表的夜之城上层势力,诸多早已铺垫完成的悲剧伏笔就像压在孙悟空头上的五指山一样让人绝望却无法撼动。主角每一次的反抗看似热血爽快,其实都不过是在加速迈向悲剧的漩涡。

看着自认为“很特别”的大卫一步步滑向赛博精神病的深渊,看着曾经“神通广大”的队友在大公司的围剿下接连落难,一切的美好都在巨大而无法抵抗的阴影之下被碾压的支离破碎。

在成人级限制的尺度下,完全放开手脚的扳机社在贡献了大量暴力、血浆元素,前半段成为了提高观众肾上腺素的暴燃元素,而后半段则成为整部动画悲壮基调最好的调色剂。

而许多观众意难平的,是剧中对角色死亡与背叛的“草率”处理。刚刚还活蹦乱跳、出口成脏的队友下一秒就死成的形状;前一集的团队中坚下一集就教你“在夜之城不要相信任何人”,不得不感叹编剧给观众发刀子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点。扳机社巧妙地利用了这些“草率”与留白,让赛博朋克背景下的悲剧阴影牢牢地渗透到了观众的情绪当中。这种普通人永远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绝望与无力感,把游戏和动画所要表现的精神内核体现的淋漓尽致。

《边缘行者》虽然是一部在《赛博朋克2077》框架内的动画,但它也做到了一些游戏没能照顾到的细节,比如其中对赛博精神病的描写。游戏中玩家虽然会遭遇到许多赛博精神病病例,但出于某些原因忽略了“过渡植入义体会导致赛博精神病”的设定,玩家其实缺乏对这种疾病第一人称的感受。

而《边缘行者》本身其实就是围绕着赛博精神病所展开,扳机社通过描写曼恩和大卫两位角色被强大义体拖垮、被赛博精神病逐渐折磨的过程,大段的使用了非常有日式动画特点的心理描写来表现赛博精神病的典型症状,非常到位的给游戏补充了这个特色设定。作为玩过游戏的玩家,可以说是第一次对赛博精神病有了如此具象的了解。

当然《边缘行者》并不是一部完美的动画作品,在一些剧情和人物动机细节上的描写并不是太能够完全说服观众,动画本身也没有跳脱扳机社一直以来的一些固定套路,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次扳机社和CDPR的合作达到了1+12效果,双方都完美的发挥了自己的特点,不光为《赛博朋克2077》完善了框架,更是在佳作辈出的赛博朋克影视题材里留下了自己的名号。

在过去的几天里,《边缘行者》的发酵、1.6版本的更新、游戏打折让已经推出两年的《赛博朋克2077》Steam在线人数翻了个倍,并且还在飙升中,把一些热门游戏都比了下去。然而越是有观众对《边缘行者》赞不绝口,越是有更多的玩家再次进入夜之城,《赛博朋克2077》给人的遗憾似乎就愈发强烈。

人们抱怨CDPR这次的动画联动并不走心,除了一把武器、一套服装、一段超梦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原本不开放的荒坂学院并没有因为大卫的传奇故事而开放;动画一气呵成、干劲利落的剧情又让人想起游戏被缩水的剧情;随处可用的超梦、浮空车又让人想到游戏被大量删减的内容和设定。

两年时间扳机社圆满的完成了任务,交出了一致好评的《边缘行者》。但是《赛博朋克2077》和当初发售时相比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区别,依然让人充满遗憾。

如今再去追究CDPR在《赛博朋克2077》身上犯得过错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边缘行者》的成功证明了《赛博朋克2077》这个IP还有很大的价值以及发挥空间,证明了玩家对于带有赛博朋克元素的作品依然趋之若鹜。

只是希望《赛博朋克2077》后续作品时能多少知耻而后勇,不要再让它仅仅是玩家发泄情绪的工具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